樱桃小视频入口 |

和视频下载安装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清纯美女居家看书唯美生活照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然后昏暗的山洞中,一阵沉默。

片刻后,端庄女子停止了呜咽,站起身,回头望了一会儿山洞深处,这个自己曾经待过几千个日夜的地方。接着,蹲在在小男孩面前,擦拭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双眼很怕眼泪阻挡了视线,双手托着小男孩儿脸庞久久的望着,望着,满眼慈爱,满眼不舍,但脸色却开始变得一阵白似一阵,再接着肩头阵阵耸动,口中汩汩吐着鲜血。

“师兄,一定好好抚养云儿!絮空对不住师兄,先去了!”

但她双目一直睁着,保持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男孩儿和眼前高大的青年男子。

“娘!娘!”看到娘苍白的脸色和口中汩汩的鲜血,小男孩悲怆的呼喊着,清脆哭泣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着。

但端庄的女子脸上一直是慈爱的笑容,双目还是那样温暖的睁着,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声息。

“絮空!”青年男子凄厉的喊道。

小男孩拼命地摇着娘的手臂,青年男子不停地摇着头,阵阵自责。

“都怪我!都怪我!我早就该带你走的!”青年男子呐呐着。

“娘!娘!”小男孩哽咽着,呼喊着。

青年男子,忽然看到絮空左腹下刺着一柄短剑,深深没入,鲜血顺着正剑柄滴落着,地上一片殷红。啪啪!青年男子突然醒悟,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点住了封住了爱妻几处大脉,然后快速遮掩着絮空的身体,生怕冻到她。

“哼!死有余辜!”看到絮空死了,妒尘冷哼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又看向小男孩儿,蓦然之间,脸色一沉,挺剑携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向小男孩儿刺去。

“呛喨!”

然而一声清亮的撞击声后,妒尘并未刺中小男孩,刺向小男孩的冷剑眨眼间已被青年男子一道玄青色光罡之剑击得粉碎。

“你师妹已经死了,难道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说起来,这孩子还叫你一声师叔的。”青年男子厉声问道。

“呸!我堂堂玄灵门翠荷峰晶座弟子,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正邪媾和的邪物师侄存在!简直就是耻辱,你冰魄可以容下,但我却对做不到,去死吧!”妒尘一剑未刺中,勃然羞怒,反身就挥起手中的翠荷峰玉印顺势朝小男孩头上狠命砸去。

但这次,翠荷玉印还未到达小男孩的头上的时候,一道玄青色的神芒便已拦腰斩向了妒尘,随即妒尘瞪视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断作两截,咕咚一声栽倒了。

“你,你……竟敢杀我!”

妒尘十万不甘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凝视着不知生死的爱妻,青年男子神色黯然,紧紧抱着惊恐的小男孩儿,连呼:“云儿,爹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然后痛苦的抬起手掌在小男孩头上轻轻一抹,小男孩儿便惑然中闭上了眼睛。

“孩子,还是忘记这一切吧,再醒来的时候,以后你只有自己孤单面对这个世界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青年将妒尘手中的翠荷玉印纳入怀里,然后左右分别携起爱妻和小男孩飞身射出了山洞洞口。

try{d1('gad2');} catch(ex){}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