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小视频入口 |

不要会员的黄色

听到自己没迟到,玉兰思送口气。

总不能第一次出差,就迟到吧。

这样多不利于团结啊。

“那我们这就出发吧。”温婉说完看了看玉兰思,又看了看那个没啥存在感的王大仁。

而后玉兰思正准备找个空地去取灵舟来着,结果就看到三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玉道友要去哪里?”温婉转头的时候,诧异地问道。

玉兰思:不坐我开的舟吗?

但她也没有主动提起自己有灵舟这话,反而好奇的问道。

“我们怎么出去?”

温婉诧异的看着玉兰思:“兽堂在后峰有专门租赁飞禽的地方,两颗下品灵石一个来回。”

表情仿佛再说,你咋连这个都不知道。

玉兰思:Σ(°△°

)︴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卧槽,还有这种地方啊?

在外峰混了这么久,她居然都不知道。

话说无暇师兄当时也没给她介绍这么多。

而且每次外出貌似她也没有注意到是否有飞禽在周围来着。

想来应该是她这个乖宝宝每次开舟的时候都神贯注的注意路况吧。

其实外峰面积非常大,除了外峰弟子们居住的地方,很多地方玉兰思都没有去过。

总的来说还是广场附近最热闹,因为基本上很多堂口都设立在这附近。

不过玉兰思也是这才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修仙者外出都会用灵舟的。

原来还有飞禽出租这种事情。

突然感觉涨姿势了。

这么有趣,玉兰思赶紧跟上去。

从一条接近两米宽的青石路绕到后面,后面也有一个不小的广场,广场上部都是各种各样的——大鸟。

大鸟站在架子上面,似乎很懒散的样子。

而玉兰思看着都差不多。

实际上认鸟这种课程,真的是太难为玉兰思了。

除了大鸟和小鸟之外,长的差不多的玉兰思都很难分辨。

“玉道友,我们一般都是在齐师兄这里租的白鹤,你也来租一只吧。”

玉兰思仿佛一个刚进城的孩子,一路走过去都在不断的左看右看。

小广场上一排排的杆子上面站着的是大鸟。

跟着温婉走到了角落的某个地方。

“在下齐跃,道友喜欢什么样的坐骑?”

说完,就拿出了一颗留影石,上面一一显示了五六种。

目前他在兽堂也就只养了这几种飞禽,不过都是可以载人的。

“那我也租一只白鹤吧。”

选择什么坐骑这种事情上,玉兰思实在是没经验。

只能选择最保险的跟风了。

“不好意思啊道友,白鹤已经部租出去了。”

玉兰思:“……”不早说。

“那这个,这个白的。”

“好的。”齐跃点点头,就进入了兽堂,然后很快拎出了四个黑色的布袋,布袋大概巴掌大小。

这应该就是灵兽袋了。

灵兽袋上面瞄着黑色的阵纹。

不过租兽堂的飞禽,是需要交一百颗灵石作为押金的,若是不小心弄丢了飞禽,这一百颗灵石是不会退的。

所以如果到了目的地之后,是一定要将飞禽收到灵兽袋的。

玉兰思拎着灵兽袋,倒是觉得很新奇。

温婉见她一脸好奇,笑眯眯的道:“玉道友应该是第一次来租飞禽吧?”

玉兰思点点头,她其实也没指望自己能表现得像个老手。

实际上她本身也是第一次外出,想要装也装不像。

“也难怪,其实乘坐飞禽对我们练气期弟子来说是最安的。”

说完,就给玉兰思演示应该如何放出来,又该如何乘坐。

实际上大部分飞禽都是从小就被兽峰的弟子驯化了的,所以相当的温顺。

玉兰思也将自己选得坐骑也放出来。

其实这鸟和白鹤体型也差不多啊。

白鹭的体形稍微要大一些。

似乎是知道玉兰思租的它,白鹭对于玉兰思很是亲近,头还靠过来蹭了蹭。

从来没有养过什么小动物的玉兰思惊喜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它的头。

幸好这白鹭一点都不认生。

还很享受的眯了眯眼。

玉兰思激动的以为自己是不是开启了受小动物欢迎的属性。

结果一转头就看到温婉他们面前的飞禽同样也是这副德行。

玉兰思:“……”

看来是白激动了。

兽峰驯养的飞禽估计都很亲人吧。

不过想想也是,不亲人估计也不会放出来搭人。

啧啧。

兽峰赚钱可真容易。

这一来一回的就赚了两颗灵石。

白鹭本身就是具备灵性开了灵智的,虽然他们的品阶比较低,但还是可以听得懂人话的。

所以在旁边的三人纷纷爬上了自己的白鹤时。

玉兰思的白鹭也俯下身,她赶紧爬上后背。

一只白鹭一次只能搭载一个人。

白鹭的后面放了一个坐垫,坐垫是固定了的。

“玉道友,你将灵力注入到坐垫旁边的玉牌里面,就可以开启防护罩,避免被风吹到。”

于是,第一次坐飞禽的新手小白,就这样跟着小伙伴,随着白鹭展翅一起升空了。

有着防护罩的保护,并没有感觉到有风吹来,但还是会感觉到有一丝丝的凉意。

白鹭跟在三只白鹤的身后,实际上白鹭的飞行速度会跟快,只是玉兰思不知道具体地点,所以只能跟着小伙伴。

要说坐灵舟和坐飞禽的区别。

玉兰思觉得,坐飞禽会有点脚软,因为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脚下白云,依稀可以透过白云看到下面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小山。

这也是玉兰思第一次感觉到升入高空原来这么可怕。

尤其是她目前还没有学会御器飞行。

说不怕怕,那肯定是假的。

明明开舟的时候没这种害怕的感觉,坐飞禽反而觉得脚软。

但作为未来天阳门的大佬,此时此刻,尤其是在小伙伴不时看过来的目光下,绝对不能虚。

所以表面上一直很镇定的坐得稳稳的,心里却慌得一笔。

“杰轮,如果白鹭翻车了,你接得住我吗?我还不会飞呢。”

被玉兰思吵醒的杰轮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不好好修炼。”

明明语气很恶劣,但声音却带有一丝软糯的感觉。

玉兰思:“……”

(ノへ ̄、)超级委屈。

“我就算是超级天才也不可能一年不到就筑基吧。”

杰轮:“……”

玉兰思的语气微微有些发颤,月金轮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真的害怕,奚落的话倒是没有说出口。

反而语气也软和了:“我尽量让你别摔死。”

明明是一句安慰人的话,但偏偏听起来更让人觉得怕怕了。

玉兰思:算了,靠人不如靠己。

将储物戒死死的抓住,若是翻车,随时随地的准备将灵舟拿出来。

不过最终玉兰思的担心是多余的。

因为他们很平安的降落了。

踩在地面的时候,玉兰思才松了口气。

果然,自己的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和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就好像是开车的人,不管是速度开得有多快,自己都感觉能够吼得住。

就是旁边的人会心惊胆战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