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小视频入口 |

黄瓜视频在线观看ios官网

沈越川简直想不明白了。

陆薄言曲解人意的本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的?

跟苏简安混久了,果然不行。

不过,陆薄言有一句话很对,他很快就有老婆了!

两人到唐玉兰的套房,苏亦承正在打电话点餐,萧芸芸和洛小夕几个人围在一起八卦。

八卦中心,是昨天苏简安在超市偶遇韩若曦的事情。

苏简安本以为,这件事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没想到的是,有网友发帖爆料了这件事,还在帖子里附了一张韩若曦压着鸭舌帽走出超市的照片。

没有拍到苏简安。

不过楼主言之凿凿确有其事,时不时有网友跳出来证实,昨天她们也恰巧在超市,也看见苏简安和韩若曦对峙了,就在超市的蔬菜区。

当然,也有网友质疑,楼主都拍了韩若曦,为什么不拍苏简安?

楼主回复道,亲,卤煮还不想死。

我们梦中的韩小冷

陆薄言公开表示过,苏简安不喜欢在露面,国内几大实力雄厚的媒体都不敢曝光苏简安的照片,她一个平凡市民,怎么敢贸然把苏简安的照片放上网?

不过,对于萧芸芸和洛小夕来说,苏简安不是什么神秘人物,他们关注的重点自然不是这个,而是网上爆料的苏简安和韩若曦对峙的细节。

不知道是超市的员工,还是当时恰好离苏简安比较近的顾客,总之就是有几个人号称听到了苏简安和韩若曦的对话,复述到网络上跟大家分享。

洛小夕和萧芸芸就专门找这些细节爆料,然后播放昨天的录音,仔细对比爆料中有没有错误的地方。

翻了好几页,萧芸芸眼尖地发现一处错误的爆料,兴奋地戳了一下电脑屏幕,“这里这里!”

洛小夕不太确定,疑惑的看着萧芸芸,“芸芸,你……确定?”

“确定啊!”萧芸芸胸有成竹的说,“当时我就在旁边,表姐气场开啊,她说了什么,我听得清清楚楚,都刻在脑海里呢!”

洛小夕一脸诡异,“这个人爆料说,简安说了一句‘韩小姐从神坛摔下来,一定骨折了吧,你确定你能很快变回国际巨星’。实际上,简安说的是什么,我们听一下录音?”

“不用,我记得表姐的原话!”萧芸芸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说,“表姐的原话是:‘上次韩小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死也粉碎性骨折了吧,你确定你这么快就能恢复?’”

洛小夕觉得不可思议,翻看群里的聊天记录,找到那条录音播放,萧芸芸说的和苏简安的原话竟然一字不差。

“厉害了我的芸芸!你怎么记住的?”

如果萧芸芸只是记得七七八八,洛小夕不至于这么惊讶。

可是,萧芸芸竟然一字不差。

“表姐犀利的样子我终生难忘,她当时的话我就是想忘记都难。”萧芸芸话锋一转,“不过,念书的时候,我是临时抱佛脚也能考满分的人!”

记忆力方面,萧芸芸确实有过人的天赋,再加上过人的观察力和细致的动手能力,教授都说,她是天生的心脏外科医生。

洛小夕对着萧芸芸竖起大拇指,真心佩服。

萧芸芸已经习惯自己的过耳不忘了,在八卦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嘴里念叨着:“我要纠正那个层主的话。”

“意思都差不多。”洛小夕说,“你何必掺一脚?”

“意思差不多,气场差远了!”萧芸芸验证了账号,登陆后重新访问帖子,“表姐的原话气场两米八,这个人学的,零点八都不到!”

萧芸芸打字的速度很快,说完,她已经把苏简安的原话回复在帖子里,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苏亦承和刚刚进门的陆薄言沈越川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陆薄言和苏亦承很有默契,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把手放上沈越川的肩膀,默默地示意沈越川保重。

沈越川扶额。

他知道萧芸芸记忆力不错,没想到这么变态,几乎可以跟陆薄言这个记忆变

态媲美了。

苏亦承拍了拍沈越川的肩膀,“以后跟芸芸说话,小心点。”

否则,按照萧芸芸这么变态的记忆力,她可以记一辈子,沈越川也要道一辈歉。

太悲催了。

这时,护士进来,让陆薄言去一趟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说是唐玉兰的一些检查结果出来了。

苏简安挽住陆薄言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病房里这么多人,把两个小家伙留在这里,应该没问题。

“好。”

陆薄言和苏简安十指相扣,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路上,苏简安忍不住开口,“薄言,我想问你一件事,跟昨天的事情有关,可以吗?”

“昨天?”陆薄言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简安一眼,“你指的是白天还是晚上?”

白天还是晚上,昨天晚上……

“正经点!”苏简安一拳砸上陆薄言的胸口,“我和韩若曦偶然碰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仔细问一问?芸芸和小夕八卦成那样,你身为我的亲老公,对这件事的细节一点都不感兴趣吗?”

陆薄言不答反问:“你想听实话?”

“嗯!”苏简安点点头,“我当然要听实话!”

“听完芸芸发的录音,我对这件事,确实不怎么感兴趣了。”

陆薄言的实话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苏简安一时被吹得有些晕头转向,半晌才闷闷的挤出一句:

“为什么?”

苏简安习惯了被陆薄言捧在手心里紧张,一时无法适应陆薄言这样的忽略。

陆薄言笑了笑,“听录音就知道你占了上风。既然是你在欺负别人,你高兴就好。一些细节,我不需要知道。”

苏简安这才明白过来,因为她没有受委屈,陆薄言才对细节没有兴趣。

她突然好奇,“如果情况正好相反,是我被韩若曦欺负了呢?”

“我会去找你。“陆薄言并没有过多的犹豫,直言道,“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昨天晚上的一幕幕浮上苏简安的脑海,她的声音突然有些虚,“你一个人欺负我,我已经快要吃不消了。”

陆薄言蹙了一下眉,“可是,简安,我还没有尽兴。”

“轰隆——”

苏简安感觉就像晴天霹雳。

她已经死去活来,陆薄言居然……还没尽兴?

到了医生办公室门前,陆薄言突然拉住苏简安,“我刚刚做了一个决定。”

苏简安陡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想捂住耳朵,“我不想听。”

陆薄言眼明手快地按住苏简安的手,“以后,跟我一起健身。”

苏简安有练瑜伽的习惯,偶尔也会做一些塑身运动,不过一般都在室内,出汗量也不大,包括现在的产后恢复,她跟着老师做完一天的运动量,顶多就是额头上出一层薄汗,身上的衣裳湿了一点。

陆薄言就不一样了。

除了跑步,剩下的运动,他几乎都要用到器械。

他那些健身器械,苏简安一向敬而远之,她宁愿继续虚着也不愿意和陆薄言一起练。

可是,陆薄言已经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了。

苏简安摇摇头,做出弱者的样子,“我什么都不会!”

“没关系,我什么都会。”陆薄言见招拆招,“我教你。”

苏简安快要哭了,“我……”

陆薄言扣着苏简安的后脑勺,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们今天下午就开始。”

不等苏简安说话,陆薄言就拉着她进了医生办公室。

苏简安只能暂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医生,我妈妈情况怎么样?”

“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医生递给苏简安一个文件袋,“老夫人底子好,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在医院调养一段时间,完恢复之后,就可以出院了。”

“好。”苏简安笑了笑,“谢谢医生。”

离开医生办公室后,苏简安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

周姨差不多康复了,唐玉兰也没事,这是最大的好消息。

回病房的路上,陆薄言问苏简安:“穆七和许佑宁的事情,你打算怎么查?”

“我早就打算好了,从佑宁发现怀孕开始查。”苏简安条分缕析的说,“女人发现自己怀孕,无非两种途径,一种是医生检查出来的,一种是自己发现的。”

陆薄言挑眉,“有区别吗?”

“当然有。”苏简安仿佛回到了在警察局上班的时候,冷静沉着地分析,“如果是佑宁自己发现的,我想弄清楚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就有难度了。可是,如果是医生检查发现的,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会容易很多。”

陆薄言不发表任何意见,接着问:“你打算从哪儿下手?”

“第八人民医院妇产科!”苏简安毫不犹豫。

这下,陆薄言是真的疑惑了,“为什么是第八人民医院?”

“因为我发现康瑞城对第八人民医院情有独钟。”苏简安说,“周姨受伤后,康瑞城选择了第八人民医院,妈妈也是被送到第八人民医院。A市那么多医院,我们一家一家排查起来太费时间了,就从第八人民医院下手,如果查不到佑宁的消息,我们就从康瑞城的私人医生身上下手!”

“……”过了很久,陆薄言一直没有说话。

苏简安一下子没底了,不安的看着陆薄言,“怎么了?我这个方法,是不是很蠢?”

“虽然不够高效,但是,方法是对的。”

说完,陆薄言叹了口气。

Back to Top